2015年7月上映舒淇和张震主演电影《刺客聂隐娘》(The Assassin)

  • 637

由华语电影大师侯孝贤执导,舒淇、张震主演的电影《聂隐娘》在戛纳国际电影节举行全球首映得到观众高度首肯,在戛纳颁奖前,让我们来说说《聂隐娘》。
这是派派个人极其期待的一部武侠片。
众所周知,侯孝贤擅长抒情化叙事,他的镜头语言写意安静,这与我们熟悉的讲究凌厉快速,刀光剑影的武侠片,几乎背道而驰。

而在武侠片历史上,发生在唐代的武侠片不多,好的更少——因为唐代相关历史资料少之又少,连金庸都没写过以唐朝为背景的小说。
侯孝贤这次却选择了出自唐《传奇》里的《聂隐娘》。
既是出其不意,也是兵行险棋。
《聂隐娘》原著不足两页,只有1700多字,但故事背后的中唐藩镇之乱、道教与朝廷的关系以及节度使、遣唐使等历史背景,相当复杂。
里面关于她武功的描述,读起来也惊心动魄。
“吾为汝开脑后,藏匕首而无所伤。用即抽之”
翻译成大白话,就是后脑藏刀。
聂隐娘的后脑可以打开,里面藏着她的匕首,随用随取,不会伤到自己。这样的功能,不似人类。比裤裆藏雷什么的可是高级千万倍。
还有什么,化尸粉,穿墙功,折纸成驴,纸人杀人……
片方之前曾曝光一个两分钟不到的片段。
昏黄的古代建筑里,一名歌姬突然停住脚步,弯腰扶柱。
柱子周围升腾起鼓鼓白烟,歌姬们惊魂失措尖叫躲避。
聂隐娘稳稳走来,利落地一挥手,啪,烟雾消散。

这些白烟,就是原著小说中的“纸人杀人”。
这种诡异的杀人方式,让人想到《西游记》、《聊斋》这样的志怪传说。

2015年7月上映舒淇和张震主演电影《刺客聂隐娘》(The Assassin)

聂隐娘的羊角匕首是异域之物,锋利无比
再看之前曝光的剧照。
殿堂里大量红黄暖色炽烈地铺陈,重峦叠嶂、烟雾水气的空镜头又别有一番气韵,充满东方禅意。

而片中的“聂府”是考究唐朝史料设计而成,聘请日本工程师搭建,建筑材料都是特地从台东挑选实木运来。

宫殿里的丝绸薄纱绣花垂帘、桌巾地毯,以及片中人物歌舞升平的生活状态,是侯孝贤去新疆采风,观察少数民族的生活,在电影里复制出这样的感觉。

专门研究台湾电影的学者詹姆斯•乌登的《聂隐娘》探班手记中,他曾这样描述:
在已经竣工的房屋里,真正打动我的是建造它们的工艺。从错综复杂的硬木地板到把房间隔开的格窗,每一件木制品的细节都完美到不行。即使包括鲜花在内的最微小的道具,也做到了惊人的真实——《聂隐娘》的投资超过9000万人民币,是侯孝贤最贵的一部电影。
种种迹象显示,侯孝贤要的就是一部不一样的武侠片:
你们说拍武侠,那我也来拍,我就来重新界定武侠。
从前晚戛纳曝光的媒体评论看,确实如此。
首先,齐声叫好的是极具神韵的东方山水:
《综艺》:
一镜又一镜,这部美丽的电影或许是候导最令人心醉神迷的作品,并且肯定是他最为深刻的一部。

美国媒体《Indiewire》:
这是一部需要凝视的佳作,今年戛纳最美的电影。

其次,武打场面前所未见:
如派派所料,侯孝贤果然不像传统武侠片或动作片那样会完整交待每一场打戏的动机、过程和结果。
他没兴趣展现华丽的动作设计或高难度的套招表演——他要的是写实和力道。
《新浪娱乐》:

以前电影中最酷的打戏无非是刀落后大侠面无表情停住两秒,对面的敌人轰然倒地。但侯孝贤更酷,交手几秒后双方各自坦然转身离去,观众还没反应过来胜负已决……一副破碎的面具、一个怅然的眼神就是侯孝贤给观众的全部信息。

除了动作戏,同样留白的还有台词。
据悉,《聂隐娘》中的台词,不仅是文言文,而且少得可怜,女主角舒淇台词才不过10句。
比如这样:
罽宾国国王得一青鸾,三年不鸣,有人谓,鸾见同类则鸣,何不悬镜照之,青鸾见影悲鸣,对镜终宵舞镜而死。
换句话说,对白起的不是承载信息的功能,更多的是为了营造影片的气质风格。
这样的极具东方特色的武侠片,在戛纳展映时,肯定有外媒看不懂。
但在派派看来,这不是事。
侯孝贤之所以是侯孝贤,在于他作品蕴藏的独特的东方美学,摒弃戏剧化的冲突,故事,人物,场景,讲究浑然天成。
在几乎商业片都拜好莱坞为师的今天,其实我们比侯孝贤更需要一部《聂隐娘》,来找回我们的武侠片。

最后,送上一篇来自现场观众的影评,也许一个普通影迷眼里《聂隐娘》,才是懂我们的。
原标题:见什么众生,我只要见自己
全片印象最深的一场戏,聂隐娘为了保护父亲,刚刚战完她最强的敌人,带伤回到临时休憩的屋子,妻夫木聪演的男孩沉默地给她处理伤口,舒淇露着一侧的肩膀,火光在她脸上跳动,和父亲的聊天让她有些低落,于是妻夫木聪伸手,按在她裸露的肩上,聂隐娘便不说话,也不躲。

……简直暖得让人想哭!
只是放在肩膀上的一只手,比滚床单更性感,比送到床头的爱心早餐更治愈——这就是大师。
看之前也看了些资料,侯孝贤一拍十年,成本还惊人的高,很多人猜测,可能是他最商业的一部作品。
也不知道该失望还是该高兴,反正一开场这种猜测就被证明是错的,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我一直在怀疑自己装错了逼:镜头里那些古人不仅不说话,连个音乐也没,不仅没音乐,还是个黑白的,不仅没色彩,而且好容易说了句台词,居然是文言文的!我要看英文字幕来确认意思!
就算这些都无所谓,最关键的打击在于,这片子里舒淇看起来像个男人……

但片名一出,颜色回归,一切就都值得了。在侯孝贤的镜头里,有一个湿漉漉的晚唐,每一帧画面都自带氧气,明明坐在电影院里却有洗肺的感觉,堪称“大唐帝国地理”影像联播,作为一坨时差党忍不住心中油然而生一种对我中华大好河山的自豪感……我真的不是很想承认里面好大一部分取景来自于日本京都。
看完之后就简直可以用“爽”来形容了。
故事其实超级简单,官二代少女受训成为刺客,被师傅派去杀自己的表哥,她下不了手就反过来帮了表哥,最后自己跟心上人飘然远去……跟唐传奇里的聂隐娘故事几乎一模一样,加了一点点宫斗的元素,但这对于逢年过节就要把甄嬛传看一遍的大家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整个故事由女性主导。张震演的表哥,一个直男,每次跟聂隐娘交手都看起来像是要拼命,有一种喜感的效果;阮经天不提醒的话彻底认不出来。
但故事里的女人们,笃定也好,从容也好,狠辣也好,都构成了这个电影的灵魂。
周韵在她老公的电影里一直演傻白甜,但是在侯孝贤这里,她演的角色却让人想说“嗯,不愧是hold住了姜文的女人!”

舒淇则是一个你彻底想象不到的舒淇,根据各大奖项奉行的“扮丑必火”原则,她明年必须横扫颁奖季——全程都坚硬沉默得像棵仙人掌,连目光都直来直去,完全不见一贯媚眼如丝的效果。
就这么一个被设定为全片战力最高的女人,杀或者不杀,出世还是入世,全凭自己做主。从小到大看过的武侠女子,从黄蓉、赵敏数到玉娇龙,全不如一个聂隐娘来得提气,一代宗师里宫二苦熬了几十年,自我评价是没见过众生,看完这个故事,就觉得那都是浮云,“众生什么鬼,我只要见自己。”
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推荐这个片子,朋友圈里“转疯了”的一个标题最合适:女人一生必看的电影之一。
电影的前半部分里,讲了一个叫做“青鸾舞镜”的故事,说有人得了一只青鸾,但鸟儿终日沉默,养了三年一言不发,别人就建议他给鸟照镜子,说青鸾见到同类才会鸣叫,于是镜子拿来,青鸾“睹形感契,慨然悲鸣,哀响中霄,一奋而绝”。
聂隐娘幼年离家学艺,长大成人了才回来,师傅当她杀人工具,父母待她客气却失于生疏,表哥早已是翻篇了的前任……她就是只有照镜子才能找到同类的青鸾,但侯孝贤给了她如此利落的性格,到结尾看见舒淇跟妻夫木聪远走高飞,心里就只有一句话,现场速成,“人生最是得意事,但见青鸾得自由。”
嗯,如果有聂隐娘同款发簪,我想来一个。
最后派派再多说几句。
昨天首映之后,《聂隐娘》的口碑一路走高。
一些外媒的预测榜单上,《聂隐娘》已是金棕榈的大热。

法国Les InRocks杂志:
影评人评分榜单上,以9.52分高居榜首。
2015年7月上映舒淇和张震主演电影《刺客聂隐娘》(The Assassin)
中国影史上,只有陈凯歌摸到金棕榈(1993年《霸王别姬》)。
真心期盼,七次入围的侯孝贤,能凭此片,拿下中国电影的第二尊金棕榈。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年5月24日05:43:41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